成都旅游协会 Chengdu Tourism Association
               AAAAA级社会组织
 

协会网站免费为广大旅游

企业和公众提供信息服务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创新思辨

1032

中国十大民间艺术家、成都旅游协会专家库成员 司徒华

(二Ο一三年六月十四日)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定义:非物质文化遗产(intangible cultureal heritage)被指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所视其为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各个群体和团体随着其所处环境、与自然界相互关系和历史条件的变化不断使这种代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创新,同时使他们自己具有一种认同感和历史感,从而促进了文化多样性和激发人类的创造力。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以人为本的活态文化遗产,它强调的是以人为核心的技艺、经验、精神,其特点是活态流变。它的最大特点是不脱离民族特殊的生活生产方式,是民族个性、民族审美习惯“活”的显现。它依托于人本身而存在,以声音、形象和技艺为表现手段,并以身口相传作为文化链而得以延续,是“活”的文化及其传统中最脆弱的部分。因此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过程来说,人的传承就显得尤为重要。


  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定义中引经据典,无非是重点强调了“传承与创新”两者的关系。而我们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上往往关注了传承而忽视了创新。我们强调的传承,往往被误解为“原封不动地把祖上的文化遗产接收过来”就能成就“传承大业”。以中国漆艺为例。中国漆艺源于中国,据考证已有7000多年历史。老祖宗在生活中发现了一种乔木,砍伤后会流出粘稠的液体,固化后非常坚固、光亮且耐腐蚀。这就是后来人们称之为漆树产生的漆。漆不仅可用来涂饰器皿,而且可以用来作画,于是出现了漆画。几千年来,经过代代相传,经过代代创新,漆工艺已发展成数十乃至数百种不同的装饰技法了。漆艺不但在中国有了长足的发展,也传承到了诸如日本、越南、朝鲜等国。日本的英译Japan就是漆器,就好比中国的英译China就是瓷器的含意。我们曾在文献资料中发现一千多年前的“广汉郡”竟然是中国漆艺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现在,我们寻遍整个德阳,也不见踪迹。就像恐龙,不知为何在地球上销声匿迹。


  漆艺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从乡村茅舍到市井,从道观到宫廷,曾经辉煌了几千年,从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大量漆器,就可鉴证。如今的漆艺传承怎么样了?不但许许多多的漆艺作坊消失了,连我们许多做漆艺的“骨干”企业也萧条了,甚至倒闭了。民间的漆器艺人的生存环境更令人堪忧。即使是冠有“漆艺大师”之名的艺人也难为生计。但几年前,我到山西平遥古城参加“摄影大赛”,偶然发现平遥的漆器产业却欣欣向荣。整整一条街,漆艺商店鳞次栉比,漆器商店琳琅满目。从餐具、首饰、梳妆盒、屏风、桌椅、摆件、挂件,甚至包装盒,所有的与生活相关的工艺品实用品应有尽有。其工艺制作精良,款式的传统与时尚,令人刮目相看。一个小小的平遥古城,与之我们过去“顶礼膜拜”的福州漆器比之,也有过之而不及之感叹。这是我从事漆艺研究几十年最大的心得与体会:仅有的传承,如果没有创新,难以维继!


  下面再说说举世闻名的“绵竹年画”。前些年由于传承与发展不力,差点被“边缘化”。十多年前,绵竹市政府非常关注“绵竹年画”的传承与发展。采取了一系列的抢救、整理、扶持绵竹年画的政策与措施。近年绵竹年画得以长足发展。除了国家对传承人的大力扶持之外,与绵竹年画近年在传承基础上的大力创新分不开的。


  绵竹年画近年来成立了许多团体以及发展了许多群体,这些团体和群体随着其所处环境,与自然界相互关系和历史条件的变化,特别是绵竹在汶川大地震后,让大多数年画企业和群体遭受重创,全国支援绵竹灾后重建,在重建中扶持企业发展,不断使这种代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创新。


  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绵竹年画博物馆与“三彩画坊”。


  绵竹年画博物馆是一家文博单位,按国家的编制来讲,就是一家“吃皇粮”的事业单位。这种文博单位要讲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当什么“创新”排头兵,真是不敢设想。


  就这样一家县级市的小小绵竹年画博物馆,在挖掘、收集、整理、编辑、展出的同时,还大胆提倡在传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大胆创新。馆长胡光葵自己率先在博物馆里成立“胡美人工作室”,探索绵竹年画的新技法。如坚持年画技法创新的刘竹梅,把传统与时尚的表现手法结合起来,创作了一大批反映新风尚的绵竹年画。这种看似不起眼的举动,却蕴涵了绵竹年画创新所带来的生机。


  绵竹年画能够在5.12大地震后,不但没有因灾致塌,反而越震越发达,其个中原因就是创新带来的市场繁荣,使他们自己具有一种认同感和历史感。


  十多年来,对绵竹三彩画坊从一个家庭小作坊,发展到现在较具规模的公司调查,仍有典型的意义。


  三彩画坊在2002年首届绵竹年画节上亮相,当年的产品就是在宣纸上印刷木板年画,以及小年画片几种单一产品,经过十来年不懈努力,从品种上发展到上百种产品,从观赏类的门贴、年画、挂历,发展到实用的靠枕、坐垫、装饰伞、服饰、围裙,从木版印刷到手工绘制,挑花刺绣无所不包,让绵竹年画大大拓展了表现形式。而年画这种形式也逐渐为广大消费者认同、接受和喜爱。


  现在到绵竹年画市场上去看,创新层出不穷,其金丝木年画、陶版年画,以及更多更美的年画品种不断涌现。市场的繁荣也反哺绵竹年画传承健康发展。所以,我们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是必要的,但创新更是必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