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旅游协会 Chengdu Tourism Association
               AAAAA级社会组织
 

协会网站免费为广大旅游

企业和公众提供信息服务


西部旅游画派刍议

1050

——成都旅游协会文化艺术分会 黄鹰


  中国西部地区包括重庆、四川、贵州、云南、广西、陕西、甘肃、青海、宁夏、西藏、新疆、内蒙古等十二个省、市、自治区。大多数省区(市)远离海洋,深居内陆;自然条件纷繁复杂。这里有优美绚丽、雄奇险峻的自然景观, 有丰富多彩、风格迥异的民族风情,还有历史悠久、灿烂辉煌的历史遗存。这些西部所独有的自然和人文景观,激发了置身西部的众多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创作出大量优秀的绘画作品,可喜的是也涌现出像赵望云、石鲁、何海霞、李梓盛、康师尧、方济众、史国良、刘文西、刘选让、崔振宽、吕峻涛、冯建吾、罗中立、张晓刚、何多苓、周春芽、高小华、程丛林、何冠霖、刘正兴、林跃、王民平、郭玉川、游晓林、龙瑞、马振声、刘伯骏、钱来忠、朱理存等这样一大批享誉国内外的著明画家。客观上形成了立足西部, 表现西部, 探索适合自己表现西部自然和人文景观的技法和特色的画派------西部旅游画派。西部旅游画派的作品既讴歌赞美了西部壮美的河山和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 也表现了建国后西部经济社会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从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大量出版和闻世的画册、画集及作品中, 使人们从认识西部, 到去西部观光旅游, 再到扎根西部起到了积极的宣传鼓动作用。西部旅游画派不仅为中国美术史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也为西部旅游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


  

  绘画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有着悠久的历史,无论是西方的油画,还是东方的中国画,都有着各自不同凡响的成就。过去, 由于交通不便, 中国画的作品主要取材于内地的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 而表现西部的作品并不是很多.1949年随着新中国的建立, 国家开始大规模建设和发展西部, 紧随着西部开发的脚步, 大批内地艺术家也接蹱而至。艺术家特别是画家们, 惊奇地发现: 在这里聚集了丰富的地形地貌,悠久的人文历史,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神秘莫测的宗教文化.在这里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茫茫草原,开阔悠远;有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戈壁沙漠,壮美凄凉;有雪域高原的峥嵘挺拔,气势雄伟;有黄土高原的质朴雄浑、博大精深;有急流险滩、林海雪原;有雪山牧场、峡谷平原;有寺院经堂、村舍小院;有岩溶和黄土石林的形态万千;有民族村寨的风情卓约; 有边塞古镇的小桥流水;有汉唐帝国的繁华余影;牦牛羊群,谱写草原晨曲;商旅驼队,穿梭于古道雄关……以四川为例,四川是我国拥有世界自然和历史文化遗产和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最多的省区,九寨沟、黄龙、乐山大佛、峨嵋山、都江堰、青城山、卧龙、四姑娘山等早已名闻遐迩, 享誉全球,从高原、山地、峡谷到盆地、丘陵、平原,从江河湖泊到温泉瀑布,从岩溶地区到丹霞地貌,一应俱全,素有"风景省"的美称。尤其是我国三大林区、五大牧场之一的川西横断山区,雪峰卓立,林海苍茫,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汹涌澎湃,奔流其间,形成了许多神秘、险峻的旷世奇观,吸引了无数中外游客。四川的雄、奇、险、秀、幽、野、古、绝集中地体现出西部自然和人文景观的特点。赞同这一切都是绘画最好的创作题材,“放眼望去皆为画,信手拈来都是诗”。其实早在抗战前后时期,内地画家迫于战火, 避难于四川,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李可染、傅抱石、陆俨少、钱瘦铁、黄君璧、陶冷月、吕凤子、萧谦中、林散之、钱松岩、吴镜汀、黎雄才、关山月、郭传璋、祝大年、张文俊、吴作人、吴一峰、吴冠中等等先后多次入蜀或居蜀,巴山蜀水雄奇秀美的风光不仅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 留下了很多传世佳作,他们还与巴蜀画家群体互动、交流和砥砺,使巴蜀画家获益弥多,更成就了他们自身成为大家风范,对中国现当代艺术精神和艺术史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和贡献!有着“千古以来第一用墨大师”之称;“再举新安画派大旗,终成一代宗师”之誉的黄宾虹 , 1932年被四川南宁美专聘为教授后,69岁的黄老开始游四川。蜀地奇峰曲水通过重庆、万县、金沙江、宜宾、沱江、涂山诸地,为他掀开了大自然的面纱,并画下多部作品。成为他艺术迈向成熟自我的突破之旅。1993年,江西瑞金籍画家胡道昌慕名来到云南,被这里神奇美丽的风光深深吸引。他奔赴于各地的崇山峻岭、山涧河流,陶醉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用充满活力和激情地的画笔,画活了云南的美景,先后创作出版了《罗平风光》、《会泽揽胜》、《玉溪画中行》、《高原净土·大山包》、《秘境师宗》等云南风光油画专集,为云南旅游业开辟了一个个新的风景区和旅游点。新千年后曾几次深入到甘南地区进行艺术考察的天津画家王昆,就是被雪域高原的生命状态所感动而激发了创作的灵感,最终创作了一系列以甘南牦牛为表现题材的,具有宏大艺术气势的,艺术张力浑厚的优秀油画风景作品。其作品之中所隐喻着的雪域高原上生命的艰辛与顽强,不是靠照相机式的复制或者是对自然物象的简单模仿而完成的,而是以其内在的精神需要与艺术上的大胆探索而做到了内容与形式的有机结合。这些內地画家的艺术实践和探索无疑给西部旅游画派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典范。


  

  在画家们描绘西部自然与人文景观的过程中,西部本土画家也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一些中青年画家本着“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的艺术宗旨,纷纷立足本土,选取最为熟悉和典型的西部自然和人文景观为表现题材,在画面中注入了自己对这片土地的无限热忱和深深眷恋,深刻表现了西部的人文精神,风土人情,他们通过写生用心去体会生活,把心灵感受的体会和感情融入到作品里,创作生动、感人、有生命的写生作品,画家们思想感情的升华,对作品艺术境界的产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达到情景交融、天人合一的美学思想境界。 他们在创作中善于展开想象,追寻记忆。经他们笔下的高原、大漠、草原、湖泊、山川、村寨、人物、花鸟、古道、驮队、胡杨林、风暴等都已不再是自然界的物理陈设,而是赋予了历史的沧桑与人文的关怀。这些画家的探索轨迹和艺术追求,表露了西部画家敏锐的艺术感觉。在语言形式上以具象写实为主,出现了以严谨的写实功力和高超的技术制作见长的画作。有些画家则对表现形体进行了夸张、变异、重构,更多的注入了主观情感,力图调节作品的艺术韵律和趣味性;有的画家则竭力摆脱造型规范,以抽象形式和符号语言来突破固有的文化观念的约束,追求更直接,更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作品的哲理性意蕴,形成了艺术语言的多样化。无论是传统的,具体的,还是现代的,抽象的,装饰的,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西部旅游画派的艺术语言多元化的格局正在形成。画家思维模式的不同和多元的绘画艺术语言,题材广泛,形式多样,格调朴实,技法到位,说明西部画家正在进入绘画创作的更高层次。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画家群当首推长安画派和巴蜀画派中描绘巴蜀的本土画家。


  长安画派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 在毛泽东文艺思想哺育下诞生的一个重要画派, 广大艺术工作者面向生活, 面向人民, 倾听人民呼声, 反应人民意愿, 创作出了大量表现党和人民的斗争历程, 充满时代精神, 富有艺术感染力的文艺作品。以三位创始人赵望云、石鲁、何海霞为代表长安画派的画家们率先提出了“一手伸向传统, 一手伸向生活”的艺术主张, 纷纷奔赴陕北高原、秦岭山区、关中乃至西北各地深入生活,大量写生, 搜集创作素材, 点燃创作灵感, 经过10多年的辛勤耕耘, 创作出一大批气势磅薄、雄浑厚重, 具有浓郁西部风情特色和强烈时代精神的经典之作。赵望云的《陕北之秋》、《幽谷新村》、《风雨牧归》、《重林耸翠》等作品就体现了画家注重到农村中去, 到大自然中去, 到火热的生活中去, 画自已身临其景的景物, 善于把写生的感受升华为艺术的深厚功力。石鲁的《转战陕北》、《饮马河边》和《东方欲晓》等作品更开创了以传统山水画形式表现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崭新道路, 成为其艺术探索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而何海霞笔下的西岳华山巍然屹立, 雄姿勃发, 变幻莫测, 气象万千, 充分反映出画家置身自然, 乐而忘归,献身艺术的精神. 何海霞去华山写生就达八次之多。长安画派把西北的山水风光、人文风情, 以一种独特的绘画语言释放并表达出来, 用传统的笔墨大胆地勾勒大西北的苍茫, 厚重与传奇, 成功实现了以山水画为载体的西北人文精神, 并且形成了一套比较系统的笔墨技巧体系, 特别是创造了“黄土高原皴”等许多表现大西北的技法, 开拓了中国山水画的新领域。同时也影响和培肓了一大批专事描绘西部自然和人文景观的本土画家。因此, 长安画派集中地体现了西部旅游画派的风格, 是西部旅游画派的典范。


  与长安画派和古长安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有着无法割舍的师承关系一样, 巴蜀画派同样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首先我们可以在有四千年左右文明史的三星堆、金沙感受到巴蜀艺术的源远流长、美轮美奂, 气势恢宏又精巧万分。隋唐时期,吴道子来川以后,创作了美术史公认的杰作《嘉陵江图》;美术史上许多名家或居于蜀,或生于蜀,或成就于蜀,如梁令赞、卢楞迦、王宰、孙位、张素卿、贯休、刁光胤、赵德玄、黄荃、石恪等。这些画家直接开启了巴蜀画派的先河。唐时,三代皇帝奔蜀,带进众多杰出画艺人才,因此,晚唐以后特别到五代,蜀地储备了若干画家,绘画蓬勃发展,成为全国绘画艺术的重镇,至有宋人李之纯所说“举天下言唐画者,莫若成都之多”,《益州名画录》亦言“五代时益都多名画,富视他郡”。 中国美术史上呈现的中原地区、西南地区、江南地区三大艺术重地由是而形成。从此,中原、巴蜀、江南构成的中国绘画艺术三大版块的格局绵延相续,以迄于今,此一格局大体未变。继唐之后, 五代、宋、元、明、清又先后涌现出黄筌、黄居寀父子、文同、苏轼、杨基、徐贲、吕潜、卓小仙、曹学、苏致中、张问陶、龚晴皋、竹禅、马骀等书画大家。民国以降, 张善孖、张大千等大家崛起,四川乘抗战东风,以大后方的优势,广纳四海俊杰,遂成为全国文化艺术的重镇。川人中冯灌父、陈子庄、江梵众、冯建吴、吴一峰、朱佩君、刘既明、包秉承、陈仲连、阎松父、赵完璧、孙竹篱、李琼久、伍瘦梅、姚石倩、苏葆桢、赵蕴玉、张采芹、刘止庸、晏济元、黄稚荃、岑学恭、黄纯尧、刘伯骏、李文信等皆一时之秀,成为一个个知名的艺术山峰,当然这其中最有影响的当是张大千、陈子庄。解放后, 巴蜀画家在毛泽东文艺思想指引下, 取得了全国瞩目的成绩,组画《抗日烽火》、《红岩》插画、《南方来信》、《奴隶创造历史》以及《初踏黄金路》、《蒲公英》、《草地诗篇》、《大江东去》等等,都在当时的国内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李少言、牛文、吴凡、李焕民、徐匡、丰中铁、林军、宋广训、吴强年、阿鸽、达瓦等名字饮誉全国。改革开放后, 古老的巴蜀大地又涌现出了一批青年才俊,他们成了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先锋。罗中立、张晓刚、何多苓、周春芽、高小华、程丛林等,在对历史的深刻反思中,前卫地接受了国外艺术家的合理因素,保持了中国传统艺术家的核心价值观,创作出了以油画《父亲》为代表的一批批判现实主义作品,在国内、国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新中国成立以来,巴蜀画派中出现了一大批以巴蜀风情为题材的画家和作品, 成为西部旅游画派的中坚力量。


  

  近年来, 四川籍画家、成都旅游协会文化艺术分会会长张复祥先生联络西部一批有志于以描绘西部自然与人文风光为毕生艺术追术的当代画家和美术评论家______戴卫、刘扑、夏亮熹、李忠胜、周雅玲、吴万庆、叶长生、钟亚琴、王山、罗家宽、冯大海、爱新觉罗·包庸、刘知非、李一生、邵智、唐弟壮、马云、赵满云、黄蕾、罗文涛、黄鹰、梁健安、赵小明、张云、王毅宾、田明兴、邓剑、王杰、石泉、王文仓、郭砾、沈建康、尚申三等, 他们在理论研讨与艺术实践中发现, 在中国美术史中客观上存在着大量的以西部为题材的优秀绘画作品和庞大的西部本土画家群,甚至还产生出许多表现西部自然与人文风光的独特技法和绘画语言。构成了立足西部, 表现西部, 探索适合自己表现西部自然和人文景观的技法和特色的画派------西部旅游画派。因此, 西部旅游画派是指西部十二省区(市), 以历史悠久, 多姿多彩的历史遗存、自然景观和民族风情为题材, 创作反映新的时代精神和社会生活的绘画作品的西部本土画家群。西部旅游画派以创新的精神, 求变的勇气打破了西洋绘画与中国传统绘画的历史局限, 勇于探索,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 实现了传统艺术形式与时代人文精神的完美结合, 走出一条具有鲜明艺术特色和个性气质的绘画艺术新路。以巴蜀画家中的当代名家为例: 周春芽将中国山水情结和德国表现主义结合,运用西方的材料,充分表达和表现了当代中国人的气质,在整个当代艺术史上都有重要意义。从早期的山石系列到“黑根”乃至现在的“桃花红人”,其作品传达出震撼的古典意蕴;近几年在国内外都有影响的东方藏獒画家林跃的《藏獒》系列作品,关注的是雪域高原人与自然和动物的和谐;何冠霖是巴蜀油画家中较早引起关注的实力艺术家,他取材于巴山蜀水的作品《回到大山》《回声谷的丰年》等体现了油画本身的魅力所在;刘正兴常年行走藏区高原,跋涉巴山蜀水,与自然交流对话。以独特的西部色彩符号和挥洒飘逸的水墨写魂来表现中国西部藏族地区的人文风物和巴山蜀水的灵秀雄壮。其绘画风格独特,被誉为“中国最具原创价值的实力派画家”;油画家王民平将具象与抽象、传统与当代、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创立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他的油画题材多样,以荷花、白桦林和少数民族题材为主;技法独特,以潇洒的厚积、流油、刀刮等新创技法为主;构图大胆,以不加处理的画布和虚实的大胆对比形成时空的空灵感;立意新颖,以不同寻常的思维审美,将很平常的人和物表现得异乎的美。执着地在调色板上挥洒自己的文化与激情;郭玉川长期关注和追求大巴山的油画写实风潮,他在风景油画方面已是风景独好;游晓林创作的金沙题材可谓东西方的艺术结合;女画家李耘燕和郭燕有大气魄的油画豪情,还有一份隽永和绵长。龙瑞是一个具有综合资质的整合型画家,从他上世纪八十年代出道以来的种种表现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身上兼容并蓄的气质;马振声站在东方文化的土地上,把笔墨表现的气韵与塑造对象的深刻性结合起来,使画面中的形象塑造、诗意表现、情怀深思更富于时代性与现代感,形成一种淳朴平实、完整饱满、张力弥漫的个性化语言范式。年届九十的刘伯骏老先生,蛰居大巴山一隅,每日作画不辍,从不问画外之事,心在画中,胸怀自然;钱来忠的画也颇具文人味,笔意纵横,水墨淋漓;郭汝愚擅长中国画花鸟、人物、山水和现代彩墨画,作品有新意,工写兼能,个人风格突出,生活气息浓厚;朱理存是当代中国画坛上活跃的众多出色的女画家之一,她的那些形式新颖、工中含写,写中有工,而且带着生活露珠和泥土芳香的工笔画佳作,鲜明地反映出时代生活的变化,每每给人气息清新的审美兴奋。她不但连续入选第五、六、七、八、九届全国美展,而且多次获奖。


  我国西部旅游画派创作的空间很大,西部画家的创作潜能还没有被深度的挖掘出来。要想使西部旅游画派艺术创作能站立于全国艺术创作学术的平台上,得到学术界广泛的接受和认可,首先,西部旅游画派的画家就必须旗帜鲜明地以描绘西部为自己毕生的艺术追求.要更新创作的理念,立足本土,不断创新。同时还要加强艺术创作者个人的精神素质与内在的文化修养,提高艺术创作者的艺术品味,唯有如此,才会有好的作品不断面世。其次,西部旅游画派应当体现鲜明的地域特色、人文特色、民族特色、艺术特色,并以此构建西部旅游画派的独特的美学思想,使艺术有灵魂,使西部旅游画派立于艺林而无愧色。这必须进行艰苦的理论总结和艺术创造。第三,在西部应着力扶持一批有广泛社会影响的非常个性化的中青年艺术家群体,不断扩大西部旅游画派的阵容。第四,要摒弃美术创作去迎合市场经济的利益驱动, 不要停留在对西方的抄袭和简单的模仿层次上。刘海粟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曾尖锐地指出:“有少数美术工作者, 只是追求名利, 把画当商品出售, 一幅画复制多次, 全无新意, 这就很难进步了。”


  我们相信: 西部旅游画派艺术创作站在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平台上,其作品将更加彰显出西部民族艺术和独特的地域风情,一定会得到社会广泛的接受和认可。面对西部自然与人文景观中所潜藏着的取之不尽,“画”之不竭的形式美要素, 西部旅游画派的画家们一定会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使我们西部旅游画派的作品发展迈上一个新台阶。使我们的西部旅游文化事业更加蒸蒸日上。